也没有什么好处对吧再说了我们多补些钱给你们

发布时间:2018-07-25 08:53:36   编辑:天音彩票登录-天音彩票开户浏览人次:150

 刘虎的老婆叫喜花,生了一个女儿,叫妞妞。
 
    唐悦买了小零嘴过去。
 
    喜花看到唐悦,抱着妞妞就进屋。
 
    唐悦忙追了上前道:“婶子,你别走这么快,我给妞妞买了些吃的。”
 
    唐悦将买来的糖和水果递了上前。
 
    “唉,你别来了,这事,我们家虎哥说了算。”喜花看着唐悦,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“婶子,你可以帮忙劝劝啊,你们告了我爸,对你们来说,也没有什么好处,对吧?再说了,我们多补些钱给你们,你们往后的日子也能过得更好。”
 
    唐悦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道:“我不是我爸爸的亲生女儿,只是他的继女,但我爸对我比亲生女儿还亲,我高一的时候,阑尾发炎,我爸四处借钱给我看病,我爸为了来县里看过,走几十里地,都不觉得累。”
 
    “婶子,我爸当时也是出于无奈,虽然说下手重了一些,但是,医生说了,日后还是能够好的。”唐悦声情并茂的说着唐正德的好,放低了身段,恳求着喜花。
 
 第334章 祸不单行(二更)
 
    “你,继父对你可真好。”喜花望着唐悦,心想着,这么漂亮的小姑娘,若换作是她,也舍不得打骂半分吧。
 
    “是啊,我爸很憨厚善良的,对待村子里的村民们,亦是非常的好,村子里的人,都夸我爸。”唐悦说起唐正德的时候,满满的骄傲,又挑着说了几件唐正德的事情,平日里只觉得唐正德好,但真正清算起来,唐正德比她们所知道的,还要更好。
 
    唐悦说着说着,也不由的红了眼眶。
 
    喜花亦是感动,特别是那天的事情,喜花也是明白是怎么动手的,喜花叹道:“小悦,这事,我能劝一劝,但……”
 
    “婶子,你能开口劝一劝,我就很满足了,谢谢你。”唐悦诚恳的说着。
 
    喜花说话算话,下午,就带着女儿妞妞去医院了。
 
    唐悦正巧碰上,她偷偷跟了上去。
 
    “你怎么来了?”刘虎正刚吃完几个大苹果,快活的躺在床上,指尖夹着烟,这几天住在医院里,什么事也不用干,有吃的,还有烟抽,日子过的再舒适不过了。
 
    “我来看看你。”喜花询问着他的伤怎么样了。
 
    “你的腿伤,医生可说了什么时候会好?你这脸上倒是消了很多。”
 
    喜花一一看着刘虎身上的伤,总想着那个漂亮的姑娘,含着泪花说着继父的好。
 
    若说继父,喜花从未见过,谁家的继父真心对继女好的。
 
    唐悦能为了继父,求到她这里,想必是真心对唐悦好的。
 
    刘虎的性子,她是清楚的,那日的事情,若不是刘虎对……
 
    喜花低垂着头,有心想说什么。
 
    刘虎不耐烦的道:“你没事,你在家带着妞妞就是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,就过来看看你。”喜花将妞妞牵到旁边坐着,她走到床前,给刘虎倒了开水,道:“虎哥,我们真要告那个姓唐的吗?”
 
    “告,为什么不告。”刘虎将烟头随手扔到了地上,道:“西瓜,把那西瓜开了给我吃。”
 
    喜花把西瓜开了,妞妞抱了一块,刘虎三下二除二的,一个大西瓜,就被他吃的差不多了,实在还剩下一点吃不下的,才让喜花去吃。
 
    “虎哥,唐家人不是要给钱吗?”喜花小心翼翼的说着。
 
    刘虎打了一个饱嗝,没好气的扫了她一眼道:“这事,你别管。”
 
    “虎哥,这事怎么也算我们……”喜花的话才开头。
 
    刘虎一个响亮的耳光便扫了去。
 
    正吃着西瓜的妞妞看到这一幕,连忙扑上前,抱着喜花大哭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怎么,你男人被人家打成这样,你还要给别人说话?”
 
 
    看刘虎那一耳光打的顺畅,还有,喜花的脸上,可是半点的惊讶都没有,只怕这事,以前都不知道发生过多少回了,所以,喜花才能这般的平淡无常。
 
    喜花这里,是行不通了,那么刘虎,还有什么弱点呢?
 
    “小悦。”白清喊了她一句。
 
    唐悦回过头,就见两天不见的白清出现在她的面前,白清的眼中带着一些红血丝。
 
    “白清,你怎么了,这是没睡好吗?”唐悦关切的询问。
 
    “没事。”白清不在意的说道:“小悦,这两天,我找了很多关于刘虎还有其它两个人的资料,我发现,刘虎似乎有一个私生子啊,而且,半个月前,刘虎得了一大笔钱,但,小部份钱拿来买房了,大部份钱,则是拿出去了。”
 
    “白清,你……怎么知道?”唐悦震惊的看向白清,唐明礼是本地人,而且,也托了很多关系去打听刘虎,但却打听不到什么,白清不过是第一次来望江县,居然能打听的到这么多的东西?
 
    “小悦,你就别管我怎么打听到的人,我只想告诉你,你小叔的厂子,只怕也要出事了。”白清提醒着。
 
    唐悦心中一个咯噔,立刻飞奔朝着服装厂去了。
 
    这几天,唐明礼一直为了唐正德的事情奔波着,厂里的事情,也并没有怎么管。
 
    白清轻松的跟在唐悦的身后,刚到服装厂,就见到有许多穿着制服的人从厂里离开。
 
    唐悦心中一个咯噔,她走进去的时候,唐明礼正站在厂门口,根叔在一旁骂骂咧咧的说道:“他们也太不讲道理了,怎么能说封厂就封厂呢。”
 
    “小叔,这是怎么了?”唐悦大步上前。
 
    唐明礼怒气难平道:“他们来找麻烦的,说我们厂里的账目不清楚,漏税了,还有就是说我们克扣工人的工资,还有说我们工厂不把工人当人看,给他们吃变了味的菜。”
 
    “那,这些工人…”
 
    “说是暂时让我们厂里配合调查。”唐明礼深吸了一口气,他安慰道:“小悦,这事,你不用操心了,我来想办法。”
 
    唐明礼说着,就开始去安抚工人了,大致是放几天假,让大家也休息一下。
 
    工人们哪肯走啊,人心惶惶的,生怕这工作没有了。
 
    唐明礼尽力安慰着,就是厂长丁超亦是保证厂里肯定会正常营业的。
 
    等安抚好工人之后,丁超和唐明礼带着唐悦一起,就是紧急开会了。
 
    白清跟在唐悦的身旁,情况紧急,谁也没问白清是谁。
 
    “明礼,你是不是得罪谁了?”丁超率先开口,如果不是得罪了谁,他们是不可能突然来查这些的。
 
    厂里的账目,清清楚楚,税,亦是一分没少交,至于克扣工人的工资,那就更不存在。
 
    厂里给工人的工资,比起市里的服装厂来说,还要多。
 
    丁超做了这么多年的服装厂厂长,还真没见过谁家厂发工资比明月服装厂发的还准时的。